新模式来袭:顾客不能在货架上挑选,只能在屏幕上购药,门店只作为仓储……

 

 

 

以“仓储型药店”的方式配合送药APP运营,将药店面向进店顾客的零售职能转变为配合快方送药的仓储职能。


曾几何时,医药O2O送药平台火遍大江南北,不同名称的送药APP层出不穷,所创造出的体验也是前所未有。这种用户体验背后是高额的配送成本,企业的生存发展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合理的盈利模式以及资金的源源注入是企业得以走下去的不可或缺的因素。

 

然而,市场瞬息万变、政策剧烈变动,能经得住市场的大浪淘沙的企业并不多,能够在发展中根据经营状况随时调整模式的企业更少,快方送药就是众多送药APP中的幸运儿,不但成功转变经营模式,而且多次获得融资,近日,步长制药就宣布以6000万人民币入股快方送药。

 

目前,快方送药已经着手打造线下实体店,并开始在其他城市进行复制,其成功的转型经验值得业内借鉴。

 

 

合作转向自营

快方送药最初的业务模式是以第三方的身份和线下单体药店合作,药店提供商品,快方自建配送团队负责配送,通过和药店分成的模式进行经营。然而经过半年的实践,快方送药发现这一业务模式存在诸多问题:

 

一是超时率很高。快方送药CEO高越认为,快方送药提供了一种新的购药方式,即消费者无需到店购买,便可以将顾客需要的药品送上门,这其中最能打动用户的地方就是购药体验。而从用户在手机APP上下单到一小时之内完成送药上门,这需要高效的完成每个作业环节,但是之前与药店合作的方式下,药店从拣货到配送等中间一系列的操作,不可控的因素太多,往往造成超时率很高。

 

二是药店管理能力跟不上,且非24小时营业。合作药店的管理能力参差不齐,不能满足快方送药的需求,同时,线下药店也不是7×24小时全天候营业,这与快方宣扬的昼夜配送也不符合。

 

这些问题都极大的影响了用户体验,快方发现推广了以后是一种负向的反应,相当于推广了多少个用户就流失多少个,那么此时推广就没有了意义。于是,2015年底快方送药开始思考转变经营模式,按照拟定的计划开通服务区域,通过收购合作药店和自建药店两种方式进行自营,直接从厂家进货,实现商品全自营,保证药店在可控的范围内,将药店面向进店顾客的零售职能转变为配合快方送药的仓储职能。

 

“‘仓储型药店’主要是为了配合送药APP运营,因为我们主要的服务方式是为附近的居民提供送药上门服务,这也符合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要求,所以药店的功能倾向性有了一些变化。”高越说。

 

 

门店改造互联网化

由于药店的职能发生了改变,快方送药在收购药店后,便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和软硬件开发实力,率先完成了对传统药店的升级改造,主要包括对药店的系统、人员、陈设、采购等方面的互联网化改造。

 

系统改造

快方线下的药店是互联网式的药店,互联网化主要体现在后台系统上。快方送药开发了一套自己的业务系统,包括:药店管理系统、进销存系统、一键购药系统、自动上下架系统和快速捡药系统、智能订单分配系统、Lbs实时定位系统等,实现了全流程环环相扣,比原来药店更统一高效,能够符合线上线下的用药需要,实现一小时送药上门,而且库存也非常准确。

 

“我们系统的设计会更加符合送药上门的服务需求,在原有的药店管理服务系统基础上,对药店进销存系统进行升级改造,使其不仅仅能管理进销存,同时还能延展到配送员的接单、拣药员的拣药系统,各环节都是打通的,从药品的进销存到最后的送药上门是一个整体高效完善的系统。”高越说。

 

如何提供高品质服务,高越进行了具体说明:从一个订单生成开始,便是由几个系统联合操作的。一个系统会下指令给药店进行复核、拣药、打包、封装,比如,拣药环节就是用计算机系统指挥上架和拣药,减少了搜寻查找的过程,实现5S快速捡药;同时,另外一个系统就会分配到配送员那里,配送员便知道大体哪个区有多少单,系统也会根据目前单量的分布,测算出一个配送员拿多少单,拿哪个部分的单子。这些都能够在整套系统里同时操作,通过数据不断地分析和优化,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满足一小时送货上门,同时满足服务的标准化,即配送要符合药品的质量管理规范,配有温湿度配送箱,保证药品的专业化配送,以实现既符合业务性质的要求,也符合药品的质量安全要求。

 

除了软件方面的互联网改造,快方送药也开发了很多硬件设备配合使用,包括:店内的终端显示屏、拣药、打包等移动终端,以及扫码设备、保温箱里的无线温湿度控制仪等等。以店内的终端显示屏为例,顾客进店后就可以直接在终端上进行搜索选择药品,以互联网时代消费者熟悉的方式,帮助其更加方便的找到自己想要的药品。

 

陈设改造

快方的药店设计既要保证药品的质量安全,同时又要保证业务的高效率,所以大部分门店的采取的是闭架销售,同时里面药品的陈列都是由系统来控制,遵循GSP的规定分区摆放。另外,由于线上展示的丰富性,为了能够摆放更多的药品,药店内空间的布局比较紧凑。

 

人员配备改造与传统药店相比,快方的互联网化药店在人员上并没有精简,反而配备的人更多,除了执业药师、营业员以外,还多了拣药员、配送员,但是药店的服务面积却很广,一个药店大约覆盖范围是50公里。为了节约成本,每个门店配备的人员数量将根据订单量来匹配,订单多则多配备人员,人员工资是固定工资+绩效,另外还有提成。

 

执业药师在门店内的功能与传统药店也有不同,除了承担线下顾客的用药指导职能,还有则是订单的复核职能。订单复核即只是在用药的用量、是否匹配等方面需要执业药师来把关,比如,在顾客购买的几盒药品中存在配伍禁忌,药师审核后会通过打电话提示用户。

 

由于24小时营业,所以晚上店里每个环节也需要有人。对于夜晚的用户体验,高越也很有信心保证,首先,晚上网上订单量比较少;第二,晚上车辆也没那么多,配送路途畅通;第三,快方积累了很多的运营数据,能够对可能发生的订单量做出预测。所以,夜间配送也能保证一个小时送达。

 

采购改造

由于改造后商品全自营,药品采购基本上也是从批发或者药厂直接进货,目前销量有了一定规模,从药厂进货量也越来越大,在进货价上和传统药店没有太大差距。

 

在经营的品类上,其会比传统药店丰富,以常用药为主,当然品牌产品和其他方面的品类都有。而如何进行采购,高越表示,系统会对消费者的购买数据进行分析,并实时更新,快方的采购依据主要是根据用户购买的数据分析来做。

 

盈利、资本、市场

盈利模式 与其他医药电商不一样,快方送药并不会受节日影响,也不会做促销,因为药品并不是冲动型消费而是被动需要,且快方本身批发的量并不多;另外,由于目前是用户习惯养成阶段,还处在市场推广期,快方APP上的价格也会比传统药店稍微低一点。

 

快方送药目前的盈利模式是靠卖药来盈利,这与传统药店靠中间差价挣钱一样,只不过门店把大量资金放在房租上,快方放在配送上。目前,快方还没有盈利,仍在亏损,是所获融资的资金在支持着企业的发展。

 

而与快方送药模式类似的叮当快药据了解已经开始盈利,高越对此表示,叮当快药有上游工业仁和药业的支持,主要销售的产品是仁和系的产品,毛利点很高,所以会有很大的毛利收入来承受其经营成本。目前,快方的销量也在不断增加,与药厂间的采购谈判能力不断加强,毛利率在逐步的增长。

 

快方目前最大的成本是配送成本,但由于市场仍处于培养阶段,快方希望这个市场能够更活跃一点,用户更积极一点,便没有收取配送费。“这主要看我们的模式是以现在盈利为目的还是以占有市场为目的,如果以盈利为目的,收费就马上盈利,但会影响市场份额。前期我们还是以占领市场为主要目的。”

 

资本青睐 除了此次获得步长制药的6000万元人民币投资,快方送药还曾多次获得资本的助力,谈及为何此种模式受资本的青睐,高越表示,一是在医药政策正在发生变化的时候,对于未来市场的发展快方是有机会的;二是快方的模式符合社会发展趋势,并且市场需求强烈。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药品作为必需品,大家都会用到,尤其是生病后不想动、动不了的时候,更需要送药上门的服务。从资本层面讲,或许认为这种模式很有发展空间;从快方角度来讲,经过多年努力,订单不断地增长,用户需求非常稳定,只要把模式拷贝到其他城市,市场自然就会翻倍。

 

虽然仍在亏损,但是快方送药在收入上并没有太大的压力,这点从投资者之一步长制药发布的公告“公司与快方科技之间不存在业绩承诺” 中就可看出,“投资快方的企业基本上有个共识,就是对这个医药市场的发展方向非常看好,市场正处于变革阶段,希望快方这个模式有所收获。所以正是大家对这个方向的未来发展看法一致,才走到了一起。”高越说。

 

未来布局 目前快方送药的业务只在北京进行,在北京有18家直营药店,日订单达一万单以上。北京的门店主要分布在五环内,五环外仍在陆续布局之中。接下来,快方将把这个模式拷贝到其他城市,进入上海和深圳。高越表示很有信心,认为医药O2O一定能够在一线城市和传统药店分庭抗礼,最终能够获得一线城市一半的药品零售市场份额,甚至更多。

 

在线下药店已经比较完善、能够支撑日单5万单的水平、并能拷贝到其他城市的情况下,接下来快方送药将加紧线上的建设,重点是在药品的品类结构和搜索的优化上,在搜索和数据上下功夫,让顾客能够快速的找到所需要的药品。

长按上图3秒钟,识别二维码关注

喜欢的话就点赞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