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風水有関係」

   

        早就把这家ZS银行附近地形给熟记于心的宁致远,虽然在出了银行之后知道没事儿了,可是却并没有过于放松,而是依旧强按着情绪上的波动,顺着人行道慢慢往前走去。

   半道上,宁致远不但溜达进男装专卖店里转了一圈,而且还跑到小吃店铺前,花十元钱买了三大串的烤肉和一杯奶茶,边吃边走,时不时还停下脚步看看路边店铺橱窗里的东西。

   这样的行为,跟其它闲得蛋疼,没事出来溜弯的单身汉,或者正在等待女友赴约的骚年没啥区别,除了会被几个出于工作要求的营业员,习惯性的吆喝两句外,并没能引起丝毫的注意。

   等三大串的烤肉和一杯奶茶喝完,随手将长长得竹制烤签和纸制茶杯扔进路边的垃圾筒后,打了个饱嗝的宁致远,这才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往不远处的农业银行走去。

   不过,这一次宁致远并没有走进银行的大厅,而是通过旁边的小门进到了自助区里,稍排了一会儿队,才将刚刚才打入了一笔钱的银行卡塞进了自动存取款机里。

   在输入完密码之后,很容易就查询到自己卡余额的宁致远,这才总算是彻底地的暗松了一口气。接着却按下了提款键,从存取款机里提取了两千块的现金出来。

   虽然,现如今同城跨行提现需要支付两块钱的手续费,但刚刚大赚了一笔意外之财,并且力求保持低调,尽可能不引起注意的宁致远来说,这点小钱花得值!

   而之所以选择这家农业银行提款,却不是这条街上的其它银行,则是因为农行虽然也算是四大国有银行之一,但不管是业务水平还是管理方面,都属于垫底的位置。

   最起码这里就没有主动找上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助的客服美眉,更没有,动不动就喜欢来回巡视的保安,即便是监控探头不会少,但相对来说,给宁致远带来的压力要小了不少。

   而且,之前刚把日元给兑换了,转过头来就去取款机取钱,虽然这样的行为时常发生,并不会引起什么注意,但头一回干这种事情的宁致远,还是觉得能避免则避免的好。

   至于多走这么远的一段路,然后才换了一个银行取钱,虽然真心细细追究的话,依旧不敢说能百分百的案例,但明显能说得过去,属于正常行为的范畴。

   等存取款机吐出十票红票票之后,趁着打印单据的时间,飞快检查了一下票票的真伪,确认了自己冒着极大风险搞来的这笔钱没被银行给偷梁换柱,才算是彻底地松了一口气。

   在存取款机吐出单据后,宁致远仔细地核对了一下上面的信息,然后才和之前的一千块钱一同塞进了自己的钱包,然后在排除等待取款的顾客期待地眼神离开了银行。

   虽然同样是走出银行,可经过之前吃东西和逛街之后,宁致远的心情,却是要比之前从ZS银行里出来时轻松了许多。出门之后,直接拦了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也就是十来二十分钟的样子,出租车停在了丹凤街的金润发门口,付完车钱这后,收好发票的宁致远,看着超市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以及大大小小的促销摊位,笑了。

   血拼!

   英是shopping。

   意思嘛,大家都知道。

   只不过,毕业之后工作了这几年,这种可以敞开来花钱的经历,哪怕是在超市这种,以柴米油盐酱醋茶等生活用品为主的地方,宁致远也都没能体会过一次。

   等顺着人流进入这间跟家人来过几次的超市大门,站在电梯上来到二楼,从客服美眉的手上接过一辆购物车后,在“欢迎光临”的甜美招呼声,宁致远不由一阵恍惚。

   “飞利浦便携式插卡迷你小音响,同时也是收音机,还能随身听外放的mp3,今天活动送2G的卡,看样子挺不错。嗯嗯,老爸舍不得换的那个老式收音机杂音太多,买这个正好!”

   想到这里,点了点头的宁致远,冲着柜台里的服务员打了个招呼,然后指了指放在展示柜里的那款造型很别致,仿佛椭圆形蜂窝的银灰色小机器。

   挑了一个新机子,试了试确定没问题之后,宁致远直接就在柜台旁边**的收银台前刷卡付了款,而那个多功能收音机也被放在专门的塑料袋封上口并钉上购物小票,以示付过钱了。

   “家里的彩电也应该换了,可惜,这钱来得不明不白,真要买回去,相信爸妈肯定要追问这钱的来历。算了,还是买点不是太贵的东西先孝敬二老一下,反正以后有得是机会。”

   付完款的宁致远,推着车子路过那一排排正播放着某部电影的电视机货架前,看着那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轻薄的机器,虽然很动心,但想到自己这笔钱的来历,只能摇了摇头。

   到是在路过小家电区域的一个促销柜台前时,看了一款国内美的厂家生产的,最新型号电热冲浪足浴盆,虽然不是什么进口的大品牌,但也算不错。

   “多功能收音机,爸能用妈也能用,这个足浴盆也是一样,而且价格也不算太贵,以我想好的那个借口,应该可以蒙混的过去,嗯,就买它了。”

   于是,等付完款的宁致远,离开金润发以生活用品和家用电器为主的二楼时,手推车里又多了一个大号,并且同样也钉着购物小票的封口袋。

   等推着购物车的宁致远来到位于三位的食品区之后,反到是没了在二楼时缩手缩脚的感觉,吃得、喝得、只要不是价格很夸张的那种,看到喜欢的就可劲儿地往车子里扔。

   于是等宁致远跟在老长一条队伍后面,慢慢挪到收银台算完帐付完钱后,足足四个最大号的塑料袋,全都被塞得满满当当,幸亏有购物车,不然真得头痛。

   等出了超市大门之后,宁致远自然不会傻到像以前那样坐地铁然后再转公交,而是直接在路边上拦了辆出租车,然后报了自家所在的地址,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吆喝,兄弟,买不了少东西啊。”

   要说最能韶(很能说话的意思)的行当有哪些,出租车司机绝对占了一个位子。这不,看着宁致远四个被塞得满满当当的袋子,刚把车起步的司机师傅就打开了话匣子。

   “还好吧。”

   虽然平时也属于那种比较会说话,甚至因为之前的工作也算是能言善道的宁致远,眼下却不敢乱说话,就怕自己一时兴奋、忘乎所以,说了什么不该说得,所以,反应很冷淡。

   好在,出租车司机师傅虽然很能韶,但也很少会拿热脸去贴乘客的冷屁股。所以,眼瞅着坐在后座照顾着那一堆东西的这位,明显没有聊天的兴致,于是也就闭上了嘴。

   半个多小时之后,出租车就来到了金陵城北的老工业区。在宁致远的指路下,七拐八弯地终于停到了一幢,金陵石化公司的房改房小区的单元门口。

   在付了那平时肯定会心痛的车钱之后,刚拎着东西下了车的宁致远,迎面就看到一位熟悉的老阿姨正拎着个菜篮子,从通往不远处菜场的方向走了过来。

   “哟!小宁子,这次可买了不少的东西啊,啧啧啧,足浴盆,这东西听说可不错,就是太贵。你该不会是在哪里发财了吧?有机会可别忘了照顾照顾街坊邻居啊。”

   曾经在厂子里当会计的张阿姨,眼睛只是在那四个鼓鼓囊囊的大塑料袋里扫了一眼,压根都不用计算机,只是眨眼的功夫,这心里就估摸出了这些东西大概的价值。

   “张阿姨你说笑了,什么发财啊,只不过是运气好,被一家挺不错的公司给看上了,这不,马上就要出差。想着得有段时间不在家,自然要买点东西孝敬一下父母喽。”

   暗吐糟了一句怎么遇到这位“大嘴巴”的宁致远,表面上到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反到是苦着脸,将自己之前就已经想好的借口,很坦诚地说了出来。
不出宁致远所料得,自己拎着东西刚一进家门,正坐在客厅里一边择菜,一边看着电视的母亲,在埋怨了一下突然买这么多东西乱花钱后,立时就开始盘问起了这钱的来路。

   没办法,宁致远的前一份工作已经结束快两个月了。又因为家庭环境和父母的教养,从不在外面乱玩,甚至连烟酒也都只是在跑业务时来点,所以,平时身上装的钱都不会超过一百块。

   “妈……您就放心吧,儿子这段时间不是出去找工作了嘛,这不,刚通过了一家公司的面试,让我过两天就去报道上班,这钱啊,是人家预批的车马费。”

   感受着自家母亲那发自内心的关切之情,即便是自己的耳朵刚刚被扭得有些痛,但宁致远这心里却暖乎乎的,只是一想到,过几天就要离开父母的身边,鼻头顿时就有点酸。

   “预批的车马费?圆子,你到底应聘的是一家什么公司嘛?怎么还给这个钱?他们就不怕你拿了钱不认帐,悄悄跑掉嘛?你不会是在忽悠我吧?”

   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还是头一回听说有哪家公司,居然如此的人性化,员工还没上班就能先把车马费给付了的陈军,看向自己宝贝儿子的眼神,越发怀疑起来。

   “妈……人家可是跨国大公司,怎么会在意这点钱,再说了,我的身份证已经留档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不过,妈,我正想跟你说呢,这家公司在外地,而且,离我们金陵还真有点远。”

   “开始的半年实习期,都得到总部那边接受不培训,所以才特别批了车马费。好在,实习期完了之后,就能调回金陵了。真要想忽悠,我也是忽悠我爸,哪能忽悠得了您啊。”

   看着自家母亲那不出意料的反应,宁致远在摆事实讲道理的同时,也不忘祭起了从小到大都百试不爽的撒娇**,拉着自己母亲的胳膊在那里摇啊摇得,声音要多嗲有多嗲。

   好在,这种明显不应该是男同胞发出的声音,虽然会让很多人鸡皮疙瘩掉一地,但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却是再好用不过的杀手锏,这不,最痛宝贝儿子的陈军,不出意外地招了。

   只不过,一想到从小到大都没离开过自己羽翼的儿子,放着那么多的工作不找,居然找了一个离家很多的公司,眼瞅着就要离开自己的身边了,这心里不免就有些感伤。

   “我说你们母子俩干嘛呢?咦……我说孩子他妈,你不会是奖了吧,居然一下子买那么多东西。好家伙,足浴盆,这东西上回逛商场的时候,你不是嫌贵没买嘛?”

   就在母子俩在那里说着话的功夫,刚从伯乐厂公园那边跟人打完牌回来的宁卫国,刚一进门就感觉到了家里的气氛不大对,随后就看到了放在饭桌上的那一大堆东西。

   “老头子,儿子长大了,这不,翅膀硬了就要飞了,应聘了一个什么跨国公司,总部在哈尔滨,要去那边培训半年,然后才能有机会调回来。”

   打小就把这个宝贝儿子放嘴里怕化了、捧手上怕摔了的陈军,看着自家老伴溜弯回来,连忙抹了抹眼角的泪花,一如既往地起身拿起水瓶,就要给对方倒茶。

   “妈,您别动,我来我来。家里的茶叶爸喝得太多了,正好今天我逛超市的时候,碰上厂家搞大促销,看着挺实惠就买点了好茶叶,正好让爸试试看怎么样。”

   知道自己母亲舍不得自己的宁致远,心里也是酸酸的,不过,一想到自己的计划和未来,只能咬咬牙撑下去。跟着走到饭桌边,抢过水瓶,然后从桌上的塑料代里拿了一包茶叶出来。

   “哦?那敢情好,来来来,先把茶泡上,孩子他妈,你也别站着了,把桌上的东西该放冰箱的都放冰箱,别摆外面放坏了。有什么事儿,我们一会儿坐下来慢慢说。”

   从自家老伴的嘴里听了个大概的宁卫国,到是一点着急的意思也没有,直接把手上的那个保温杯放桌上一放,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在那里打开袋子泡起茶来。

   “老头子,这儿子都要出差去哈尔滨那么远得地方了,你就不担心嘛!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喝茶,要是儿子出了什么事,我可跟你没完!”

   好在,嘴上是这么说没错,可陈军在发了一通火后,还是拿起了自家老伴的保温杯,将里面的残留的茶水给倒了,至于里面已经泡没了味儿的茶叶却没扔,而是倒到了一边的小篓子里。

   在一个家庭主妇的眼里,在一个很会当家过日子,狠不能把一分钱掰成两半来花的家庭主妇眼里,这喝过的茶叶,晒干之后,缝入纱布袋,就是上好的除味剂。

   等到了夏天,如果收集的数量足够多的话,缝到大的纱布袋做成内胆,然后塞到枕席里做成枕头,不但清香扑鼻,而且还对老年人的睡眠有一定的好处。

   “来,爸,这茶叶我也不懂,只是看着还不错就给你买了些,您先试试看,要是觉得味道不错,回头我出差之前,再给您买一些放在家里慢慢喝。”

   从打开的袋子倒了点一根根仿佛小剑一样的茶叶出来放进茶杯里,然后倒了半杯水,大概地晃了晃,又将带有浮沫的水倒掉后,才重新将水注入。

   而不得不承认得是,对于茶叶宁致远虽然不懂,但随着那清雅扑鼻的茶香在空气弥漫开来,也知道这茶味,比自家父亲喝得那种二十来元钱一斤的要好多了。

   “不错不错,这龙井茶还真是不错。不过,儿子,这茶可不便宜吧。还有这么些个东西,来来来,正好你妈也来了,都坐下,咱们把这事儿好好地说道说道。”

   看着自家老伴从厨房那边走了过来,刚刚拿过茶杯放到眼前仔细地看了看,又凑到杯口上满脸陶醉地闻了闻的宁卫国,冲着儿子和老伴,指了指着桌前的椅子。

   等坐下之后,宁致远也不用自己的父亲开口询问,就将自己早就编好,基本上已经杜绝了各种漏洞,已经成功拿出来忽悠住自己母亲的说法,又给详细地讲了一遍。

   “哦?这么说来,这家公司规模还挺不小,做事也挺大气。不过,儿子,现在可是才过了年没多久,眼下哈尔滨那边可是寒冷的很,你过去之后,能适应嘛?”

   听完自己儿子的叙述之后,宁卫国到是没想到从小到大都老实巴交的儿子,居然会在这种大事情上骗自己。毕竟,这车马费可是实打实地发了下来,一般情况下谁会怀疑。

   “爸,没事儿的,我在上已经查过了,哈尔滨那边虽然冷,但与我们这边不同,以干冷为主,而且,连一般的民宅都有暖气,除了出行在外,基本上不会被冻到。”

   早就预料到这个问题的宁致远,看着因为操持这个家,才五十岁出头,就已经有些老态的母亲眼,所透露出来的担心与心痛,连忙扯出个笑脸将心的酸意给压了下来。

   “呵呵……挺不错啊,到是做了些功课。北方的几个大城市,你爸我年轻跑车时都去过,你也算是说到了点子上,不过,你可得想好了,再怎么说,那边都要比我们这里冷的多。”

   “而且,一个人出门在外,你能照顾好自己嘛?还有,半年的培训之后,要是不能调回金陵,到时候你又该怎么打算?是继续留在那边,还是再辞职跑回来?”

   其实对于自己儿子跑到外地去工作的事情,宁卫国虽然打心眼里也舍不得,但站的角度毕竟和自家的老伴不同,知道这雏鹰,只有经历过风雨,才能真正的长大。

   “放心吧,爸,妈,我想过了,只要那边的待遇能像面试时说得那样,就算实习半年之后,不能调回金陵,我也会好好干的,难得遇上这样的机会,儿子一定要闯出个样子来!”

   虽然关于工作的事情是自己精心编造的谎言,但这番话里的坚定决定却是不带一丝参假的,在宁致远看来,自己得了这么大一个机缘,再不能闯出点名堂来,就太废物了。

   而让宁致远没想到的是,原本还以为父母那边得多花点口舌才能说服,可没成想,自己这发自内心的话一说出来,自己的父亲居然二话没说,就拍板同意了。

   至于陈军那边,虽然依旧是担心与不舍,但在宁卫国的劝说之下,最终还是以自己宝贝儿子的前途为重,点头答应了下来,只是眼角的泪花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

   等到了晚饭的时候,由于宁致远买了不少平时舍不得吃的上好食材,所以,等到了开饭的时候,宁家饭桌上的美味佳肴,可比以往要来得丰盛很多。

   知道母亲对自己的离开心还很感伤,所以,在打开自己买回家的那支红酒后,宁致远一边安慰着父母不用担心自己,一边说着络上笑人段子,总算让气氛变得欢快了起来。

   等吃完饭后,宁致远原本还想着帮母亲收拾一下残局,结果,直接被推出了厨房。于是,只能在“趁着还有时间,上多查查那边的情况,也好有个准备。”的叮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而回到自己小房间的宁致远,趁着自己的父母都在忙着的机会,悄悄地掩上自己房间里门,接着又拉上窗帘。然后才熟练地打开那台,两年前就买下的老爷机。

   趁着老爷机启动的功夫,宁致远利索地将自己身上的衣裤都扒了下来。飞快地换上从店里买来,藏在床下的白色T恤和浅灰色沙滩裤。

   在一阵咯吱咯吱声后,点开桌面上的播放器图标,选择了被隐藏在层层目录下的一部电影。在按下开始播放的按钮后,却从颈下拉出一个紫色水晶的项坠握住。

   随着,一阵无形的波动以紫水晶为原点,突然向四周飞快地扩散开来,整个世界就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而下一刻,宁致远的身影,就极为诡异地消失在了房间之。
   “不错不错!知道孝顺父母了。只是这什么工作啊,怎么才上班就要出差?该不会是什么非法的传销公司吧,小宁,听阿姨一句话,小心点,别上当了。”

   合情合理的说法,到是让这位张阿姨并没有怀疑。不过,也不知道是出于关心,还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又或者是这两种心情都有,忍不住又韵了一句。

   “是是是,张阿姨您说得是,谢谢您的提醒,我一定会小心的,绝对不给犯罪份子可趁之机,真要遇上了,我也会立即报警,也好拯救那些遇难同胞于水深火热之。”

   知道跟这位再扯下去,天知道能扯上多久才能是个头。所以,宁致远顺着对方的话题耍了两句嘴皮子之后,打了个哈哈,就拎着东西溜进了楼道,飞快地来还是那个厕所、还是自己离开时的样子,嘿嘿……”看着被放在马桶水箱上的三样东西,宁致远得意地笑道。

   一个能遮去大半张脸的黑色口罩,一根收缩起来只比手撑长不了多少的甩棍,还有一只差不多手电筒大小的电击器。

   就是这三样东西,让无意发现自己可以穿越到电影世界里的宁致远,经过精心策划和大胆尝试,得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两百万日元!

   不过,得意过得意,宁致远按照自己之前测试的结果,虽然自己回到现实后,这里的时间会处于停止状态。

   但自己之前可是刚刚把人家给抢了,这个时候待在这公共厕所之,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一不小心就能给瓮捉鳖了。

   好在,之前回到现实之后,已经过了几天,自己如今的打扮,可跟之前抢人钱财时完全不同,甚至发型也变了。

   再加上当时还带着口罩蒙着面,一般情况下到是不用担心会被认出来,当然,该小心的还是得小心。

   由于收缩起来的甩棍和电击器都不算大,直接往宽松的沙滩裤的口袋里一塞,虽然有点碍事,但并不影响行走。

   至于那个口罩,宁致远也没扔,一同塞进口袋里。不是不舍得,只是怕被人发现,从而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等推开蹲坑隔间的门,装作正常进厕所方便的人一样,走到盥洗池前压了点洗手液,然后好好地洗了洗手。

   不得不承认,这“人靠衣服、马靠鞍。”的老话果然很有道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宁致远忍不住闷骚了一句“好帅!”

   当然,这个形容词虽然有一些的水份,但镜的宁致远,一头零碎的短发,配上还算精致的五官,确实挺帅气。

   特别是那双大而有神的眼睛,和笑起来的时候,会浮现在面颊上的两个细小酒窝,说是眉清目秀绝对不夸张。

   再加上那让很多女同胞都羡慕的鹅蛋脸型,还有那一身款式和搭配都很不错的沙滩装,整个人确实显得挺帅气。

   只不过,在臭美了一会儿后,想起自己因为什么而辞职的宁致远,脸上却不由浮现出一丝嘲弄的神色。

   这人长的帅气,虽然很多时候都代表着女人缘会很好,但并不表示就一定能够拥有自己想要的那份感情。

   于是,很老套的,与宁致远相恋了也有快两年的女友,仅仅只是两个星期都不到的时间,就被公司老板的儿子给泡上了。

   虽然,两人之间的分手也算得上是好聚好散,而那个高帅富也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举动,但宁致远还是果断地辞职了。

   好在,对于宁致远来说这并不是件坏事。因为,如果没有这一次的失恋,就不会因为伤心和茫然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乱逛。

   如果没有乱逛,就不会莫名其妙地在地摊上买了一枚紫水晶的挂坠。而没有这枚水晶,就更不会拥有穿越到电影世界的能力。

   而失恋的伤痛与漠然,在经历了近一个月的充足准备工作,以及成功地“赚”取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之后,早已经烟消云散。

   可就在收拾心情的宁致远,在吹风机下吹着洗干净的双手时,却见一对年轻男女从外面走了进来。

   “我去!这难道就是传说的……”在听到这对有说有笑的男女走进厕所里的隔间里后发出的声音后,宁致远傻了眼。

   “不是吧,虽然我穿的这部电影是岛国的爱情动作片,但并不是那种除了XXOO就是准备XXOO的类型啊!!”

   只不过,想是这么想没错,可随着厕所里的喘息声与呻吟声开始断断续续地隔间里面传出,宁致远不信也不行了。

   “算了,即来之则安之,反正这里只是自己的,纪念意义大于实用性,就当是个渡假放松的所在吧。”

   YY了一下厕所隔间里正在上演的情景,虽然也算是阅片无数的老手,但是这切身的体会,依旧让宁致远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听墙根?捡漏?还是离开?”进行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压下绮念的宁致远最终还是选择了最后的那一项。

   只不过因为年纪轻轻,正是血气方刚的时期,虽然只是听了一会儿墙根,可某个部位也已经有了一些反应。

   “呼!好舒服啊!”

   等从这处比较偏僻的公共厕所里走出来后,带有咸腥味的空气顿时随着暖暖的海风扑面而来,让宁致远的精神顿时一振。

   伸了一个懒腰之后,走到海边,看着那还算清澈的海水不断地在沙滩上一次又一次的留下痕迹,不由一阵发呆。

   身在内陆城市的宁致远,从小到大,看到真正的海,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更别说,还是在异国他乡的海边了。

   好好地感受了一下那种与现实世界的寒冷所不同的温暖气息,宁致远这才双手插兜地一步一步向不远处的沙滩走去。

   与这边几乎没有人出现不同,不远处的沙滩上密密麻麻地坐满了不少人。其,最为引人注意的自然是众多的比基尼美眉。

   “啧啧啧,生活在海边上的美眉,这皮肤果然够白、够嫩,就是身材大都矮小了些,而且腿也有点粗,不过也算不错了。”

   走到这处人气旺盛的沙滩前的宁致远,看着那一具具白花花诱人无比的娇躯,不得不承认,自己很有种眼睛不够用的感觉。

   好在,宁致远是那种懂得控制自己情绪的谨慎性格,否则,也不会为了上一次的时空穿越,足足准备了近一个月才开始。

   所以,在看完美眉之后,按下冲动的宁致远,随便找了块空地盘腿坐了下来,开始思索起了自己的未来。

   自成无意之穿越到这部爱情动作片里,并且通过谨慎而细致的计划,终于成功地将拿着日元出来找**的男主角给放翻。

   将把这个二货手用来吊美眉的两叠百万元大钞给抢走后,宁致远就知道自己的人生就此已经变得不同了。

   不过,这两百万日元虽然看着挺多,换成华夏币之后也不算少,但成功被激发了野心的宁致远却一点都不满足。

   没办法,现如今一套好点的住宅,都是大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这十几万的外快,实在是杯水车薪,做不了什么事情。

   而且在宁致远来看,买套住宅又能算得了什么,以自己的能力,只要筹备的好,开好车、住豪宅、做大生意,都是易如反掌。

   到时候,就能带着全家人一起,好好地享受着生活美好的一面,顺便也能闪瞎了那些错看自己的那些人的狗眼。

   当然,在亲身体会到自己这能力的好处之后,冷静下来并粗略有了个计划的宁致远,人生目标自然不可能这么的肤浅。

   就拿眼下这部爱情动作片里的世界来说,值得挖掘的地方就有很多,别得不说,从这些沙滩美眉搞两个嗨皮一下就不难。

   宁致远之前可是看了,在这部片子里,两个长得也就一般的角色,只是拿着棒棒糖和两叠大钞就吊了不少的美眉。

   虽然,这部片子里的两个男角,从头到尾搞得女人,真正漂亮的也没几个,但成功率方面也算是高得吓人。

   特别是最开始的那一对儿双胞胎,看样子也就是十二三岁小萝莉,结果就被两个男主角给“拱”了。

   还有间那个去给朋友买饮料,结果被半路拦到厕所里美眉,长得也很水灵,要不是因为有人进来,差点就被上了。

   而片子最后的那一对美眉,胖的那个虽然丑的不行,但瘦的那位,不但长得灰常好,而且身材也是凹凸有致,非常棒。

   关键得是,除了可以勾引美眉滚床单之外,这可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哪怕宁致远并不能确定,这个世界里是不是只有日本。

   可就算是只有一个日本,利用的好了,想赚钱绝对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比如弄些电子产品回到主位面卖,就很简单。

   不过,即便是这种看似的完全无害的电影位面,对于宁致远来说,也并不是一点危险也没有。

   毕竟,在主位时,就已经知道日本这个国家,可是少数几个,能让黑社会光明正大参与到商业甚至是政治领域的地方。

   而且,不说那些可能存在的危险,光是一个语言不通,以及没有身份这两点,就足以限制宁致远的发展。

   语言不通的问题到还好,大不了花点时间在主位面学习就是,反正离开电影位面之后,这里的时候就处于完全停止的状态。

   只不过,身份的问题就头痛了,因为宁致远还不能确认,主位面的护照在这个世界里是否也能跟钞票一样通用。

   而且,就算是通用,主位面的时间已经是2010年年头,可这部爱情动作片里的时间,貌似可是几年前。

   就算在主位面办到了护照、旅行签证或者是留学签证也是没用,除非通过非正常手段,否则,身份的问题还是解决不了。

   关键得是,这样的情况,可不止会出一在这个爱情动作片所在的电影位面,换成是其它电影也同样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而且,这部爱情动作片已经算得上是真正的安全世界了,最起码从情节的发展走向上来说,不会有任何危险。

   可就算是这样,那些潜在的危险,依旧让宁致远不敢乱来。更别说,其它那些光情节走向就很危险的电影位面了。

   所以,宁致远现在要想得,并不是自己的未来能发展成什么样子,而是如何能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走出下一步。到三楼,敲响了自家的大门。    

   

请点击上方图标收听

梦见水类

  众所周知,水在梦中是代表财的。周公解梦中写到“江河涨水发大财、饮水不休得大财、船中有水主得财、灶下水流得横财、井中负泥出主财、井中沸溢主得财”。

梦见火类

  火在梦中也是代表财的,梦见火主发财迅速。周公解梦中写到“火焰炎炎主发财、见烛者主发大财”。

梦见鱼虫类

  鱼要梦中也是财星的代表,周公解梦中写到“群鱼游水主有财、龟蛇相向主生财、蜂螫人脚有财喜、见鳖者主有得财、蚰蜓主有小财吉”。

梦见棺材、逝者类

  棺材就是代表升官和发财的意思,周公解梦中写到“棺敛死人主得财,见棺水上得大财、见已故长辈得财、死人器坏主得财”。

梦见五谷、植物类

  田宅属财产一类,因此表示有财,周公解梦中写到“见麦稻主得大财、五谷茂盛主得财、田中生草主得财、担木来家得财喜、砍伐大树多得财、果林中行主得财”。

梦见血类

  血在梦中也是代表财的意思,周公解梦中写到“杀人血污衣得财、血流成河发大财、梦中喝血主得财”。


梦见脏物类

  梦中的脏物有时也是代表财的,周公解梦中写到“屎尿污身主得财、厕屋上卧主得财、淘厕者主得横财、粪土堆积主得财”。

梦见动物类

  梦中有些动物是财的象征,周公解梦中写到“龙蛇入门主得财、蛇咬人主得大财、放鹤者主得财吉、鸡在树上主生财、猫捕鼠者主得财、骑驴骡主得财吉”。

梦见金属物品类

  有不少金属物品是财的象征,周公解梦中写到“顶鼎者主得大财、釜溢者主发大财、见铁器物主得财、铝与锡者主得财、带刀剑行有财利、剪刀剪物主得财”。


梦见人事、生活类

  生活中有不少事在梦中代表财,周公解梦中写到“使人入狱得财吉、被人凌辱主得财、被人脚踢主得财、迎神赛社有外财、五色纸者大益财、抱丈夫主得大财、人送大桶主得财、见脂粉主大财利、天子赐坐有财吉、拜佛欲动有大财”。

今天分享先告一段落,更多精彩内容,尽在【風水有関係】,开运化煞有绝招,桃花.贵人.财富瞬间提升!明晚9点不见不散。

发表评论